彩色大版六合皇

传媒津津道“美数课”:把数据新闻做到用户心

添加时间:2019-06-12

  自2012年数据新闻走上正轨以来,数据新闻记者和技术帝们尝试了多样化的产品,为新闻业和市场提供了更多新的创意模式。在内容运营的需求越来越深入的当下,数据新闻一度被称为内容运营的“新风口”。

  近期在首尔召开的第三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数据新闻”这个话题不出意外地受到了与会嘉宾的关注,来自澎湃新闻、新一线研究所、数可视的三位资深中国数据从业者与数百名来自全球各地的调查记者们,分享了各自平台的经验和技巧。三位主讲嘉宾所服务的平台,恰巧也代表了中国数据新闻的三种运营模式,津津道分别搜集了三家平台代表在不同场合的发言,从中探寻各自平台的运营理念、运作方式和显著特点。

  本期我们首先关注传统媒体的转型代表——澎湃新闻。在澎湃新闻的执行编辑吕妍看来,在从传统媒体到数字平台的过渡期中,“数据新闻”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而澎湃新闻由于其自身所带的“主流媒体”属性,其数据新闻团队“美数课”也并不独立于澎湃新闻内容生产团队之外,于是它在运营上,自然也是一切以新闻为核心。

  (“美数课”出品的《我们用18个行业的平均工资,估算了新个税法对工资单的影响》)

  对于数据新闻工作者来说,在运营过程中如何获取数据是“首当其冲”的一环。吕妍在2018全球深度报道大会上介绍说:“澎湃新闻公司年鉴是查找开放数据的好方法。然而,我们的法宝是与专题记者建立合作……另外,我们会收集政府、环境组织提供的数据。”兰州大学孙莹在《澎湃新闻 “美数课”栏目的数据新闻研究》一文中更为详细地介绍了澎湃数据新闻数据来源:政府及相关政府组织[1]、非政府机构[2]、高校科研机构及学术刊物[3]、其他媒体[4]、第三方数据采集软件[5]以及自主采集。

  这样的数据来源,也可以很好地解释澎湃新闻所生产的数据新闻的内容类型。根据澎湃新闻2015年至2017年发布的502条数据新闻来看[6],政治、经济、社会民生三大类选题分别以21%、19%、18%的占比成为Top3,与传统媒体政经文社四大板块的设置基本相同,这也很好地体现了澎湃新闻主流媒体的地位。

  具体到选题上,无论是踩准时间节点推出的《数说国庆黄金周二十载:国人出游传统养成记》、《世界难民日 42年难民迁徙地图:范围扩大,路径增多》,还是配合突发新闻的《图解|印尼海啸造成1200人丧生,余震已发生170次左右》、《一图看懂寿光洪灾,上游泄洪导致下游村庄被淹》,“美数课”的选题都带有极强的新闻性。

  (“美数课”出品的《世界难民日 42年难民迁徙地图:范围扩大,路径增多》)

  [1] 如最高人民检察院、白宫请愿网站存档、国家统计局数据库、海关总署、美国商务部、商务部、NASA、联合国等。

  [3] 如JAMA杂志(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刘建蒙课题组研究论文)、Journal of Forensic Science、重庆交通大学学报、QS(国际高等教育信息机构)等。

  [4] 如新华社、检察日报、人民网、美联社、法新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英国卫报、CNN等。

  澎湃前身是上海报业集团主管的《东方早报》,吕妍表示:“初创伊始,澎湃就想尝试做一些不一样的新闻,希望通过独立采访和原创内容,报道突发新闻,树立自己的品牌。所以《东方早报》整体向互联网平台转型。”[1]而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数据新闻成为了一个突破口。

  过去,在纸媒环境中,数字记者、图表设计师等通常扮演的是一种支援角色。即使是现在,大多数主流媒体中仍没有专门的数据新闻团队,数据新闻在选题敲定后,要由数字记者完成数据搜集、清洗和分析(在一些没有数字记者这一岗位的媒体,这一工作通常由技术人员承担),再确定文案,交给设计和技术部门完成可视化制作和前端开发。由于流程环节太多,产品在制作过程中总是容易“走样”,偏离了编辑策划新闻产品的初衷。

  而澎湃新闻在转型过程中,早早地瞄准了数据新闻这一新鲜的领域,2014年就成立了专门的数据新闻团队,让那些传统意义上的“辅助”人员,来共同生产内容,创作产品。据澎湃新闻数据新闻编辑孔家兴介绍,目前“美数课”团队共有21人,在主要负责人的带领下,分为编辑组和设计组,编辑占总人数的1/3,这些“一专多能”的编辑除了需要处理日常的稿件、挖掘选题外,还要负责收集数据、分析数据,同时也需要掌握一些简单的前端开发和设计技术;设计师团队占总人数的2/3,分别负责手绘、3D、信息图的制作[2]。

  正是因为有了这支专门的团队,澎湃的数据新闻生产保证了一定的独立性,编辑的“一专多能”更是节约了生产流程中的很多沟通成本,也减少了作品“走样”的可能。

  [1] 吕妍在第三届亚洲深度报道大会上的讲线日在浙报集团《澎拜新闻如何做可视化报道》的演讲。

  由于“美数课”团队本身是一支媒体团队,它的用户运营自然也融入了媒体意识。首先,“美数课”秉持的理念是“做新闻产品”,所以“用户的新闻体验感”是它非常看重的一点。武汉大学镝次元数据实验室成员陈琛曾在“美数课”做过实习生,他说自己在制作阿里入股苏宁云商这个选题时,虽然已近乎成品但最后主编还是决定不发,主要就是因为考虑到次日用户已经知悉相关消息,再推出产品无法让用户得到最佳的新闻体验[1]。

  此外,“美数课”不仅把用户当作一个简单的接受者,它还积极开发用户的“产出能力”,利用UGC的方式来为自己的新闻产品提供源源不断的信息。今年“5·12”推出的《我的汶川记忆》是“美数课”出品的较为典型的一款UGC新闻产品,在设计之初,它就采用收集用户数据并制作成新闻产品的思路,让自己的产品体现出“共情”,也跳出了传统数据新闻的框架。在推出后,为了让用户使用更为流畅,它又在“上线后短短几天就进行了多次迭代”[2],为用户打造最舒适的新闻产品使用体验感。

  当然,作为主流媒体,“美数课”在价值观和新闻理念上并没有被用户“带跑偏”,它在引领导向的同时还适当地“清洗用户”。陈琛就谈到,“美数课”的产品理念是:“用户就是上帝,不仅在于他很重要,也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上帝在想什么。我无法做到自己的内容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是也不可以一味地迎合大众的需要。”[3]

  [2] 蓝星宇,《以用户驱动的数据新闻产品打捞“汶川记忆”》,传媒评论2018年5月。


手机报码室| 香港中彩堂| 香港六资料| 中金心水论坛| 黄大仙救世报图库| 六合曾道人诗句|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 最新椎出抓码王| 广西老买码论坛| 波肖门尾图库9742开奖| 大赢家心水论坛高手帖| 999934开奖|